缅怀陶绍铮老师

来源:http://www.uslmmx.com.cn 时间:10-22 02:34:19

另一件事。高中二年纪开始分文理科,在那个时代,文科普遍受轻视,成绩稍好的同学,都选择理科,那个时代“理贵文贱”。分科那天,陶老师站在教室门口,望着同学们提着凳子,乱呼呼地换教室。当他发现我也走进理科教室时,脸一下子沉下来了。但他什么也没说。几天后,他才找到我,语重心长地劝导我,说以他的感觉,我必须上文科,否则很难考上大学。我犹豫了好久,终于有一天想通了,回到原来的教室。那天上课的时候,陶老师特别高兴。

最近几年,陶老师因年高,从大营中学那两间平房搬离,而我公务繁忙,每次回乡都是来去匆匆,未能去看望陶老师,心中很是歉疚。

老师看学生,真的比学生自己看得更清。当时,还有毕业于北大历史系的张益侠老师,也是文科班的班主任,校长杨广钦,也得支持我选择文科。可以说,他们是决定了我命运的人!

陶绍铮老师以九二高龄仙逝,噩耗传来,不胜悲伤。数月前,得知他因病住院,本想回皖探望,同学说,没大事,恢复得很好。终因忙乱未能成行。看来上年岁的人,真说不上摊在哪一天!头天逝世,次日上午即火化,也未举行追悼会,这符合陶老师豁达、淡然,不愿打扰别人的性格。

两天来,陶老师的面影总是在我眼前浮动。微胖,高鼻梁,大眼睛,永远笑眯眯、文绉绉的。我好像又听见他在中学的课堂上点我名字的声音,那竟然是四十年前!一想,有恍若隔世之感。

陶绍铮先生千古!

34

几年之后,我从街西的初中升入高中,一入学就赶忙打听:是不是陶老师教我们语文?结果不是。高一语文老师是王天元,毕业于合肥师范学院,很会讲课。后来他调回老家桃园镇,语文课果然是陶老师来接。

上大学时和毕业以后,每次回皖北探亲,我都会去看望陶老师。每次他都会留我吃饭。陶老师喜欢用鱼招待客人,他做的红烧泥鳅特别好吃。你给他带礼物,他一定会回你一份礼物。

高中两年半,有两件难忘事。1978年春,县里组织作文比赛,题为「红领巾的回忆」,考完后,大营中学与湖沟中学交换阅卷,阅卷老师竟然给我打了100分!消息传来,我异常兴奋。在评讲课上,陶老师先是表扬,接着就是批评。他说我那篇作文,最大的问题是,一看就是胡编出来的,完全不真实;“写作文,首先要写真实的事,只有写小说才能虚构,”陶老师说。

(作者:周立文)

陶绍铮是我的老师,也是我父亲的老师。在大营镇,像我们家这样父子两代皆受教于陶老师的,大有人在。因此陶老师在大营镇受敬重的程度,无人能比。

前排中间白发者为陶绍铮老师

大约十二三岁的时候,我随父亲上街买东西,路过位于镇子东头,四周被水沟围起来的高中。在校园的西南角,有人正在给菜园浇水。看见父亲走过来,一边喊一边招手。那天他摘了一个黄南瓜,还有茄子、青椒,让我父亲背走。父亲推辞不掉,用一个尼龙袋背走了。一路上父亲都在说陶老师。陶老师是濉溪人,离因淮海战役出名的双堆集不远。“陶老师的学生,很多当了干部,像公社书记、供销社主任,他都教过。但他有了困难,从不求人。”父亲说,“陶老师是私塾出身,古文功底好。”


发表评论
评论内容:不能超过250字,需审核,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。
用户名: 密码:
匿名?